大临河网

首页>军事评论> 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

军事评论

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

2020-11-10 05:22:00军事评论作者:cjby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近日,一则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消息受到了网友们广泛关注,相信大家对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都自己很多独特的看法。今天小编针对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特意搜索了一番,接下来大家就随大临河网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https://zhuanlan.zhihu.com/p/150666251乔·拜登出身寒门,30岁那年当选参议员,后来经历不幸丧妻丧子的悲剧,家里的孩子们还惹出一堆糊涂感情账,容易给人苦情“老白菜”的第一印象。

但他和他家人参与的幕后交易,则完全是另一种“画风”。自拜登从政以来,他的家人便以他为核心进行紧密协助。如今,通过拜登政治事业牟利的核心家族成员,包括他的儿子亨特、女儿阿什利和女婿霍华德、两个弟弟詹姆斯和弗兰克、妹妹瓦莱丽。

(左至右:拜登、拜登儿子亨特、拜登弟弟詹姆斯)

当拜登还是参议员时,其家族成员的牟利方式主要通过成立/加入游说公司,这在美国政客亲属里是非常常见的情况,拜登的儿子亨特和妹妹瓦莱丽都参与其中。但这家人真正开始捞大钱,是拜登成为副总统之后。

儿子亨特

2009年,亨特和朋友德文·阿彻(Devon Archer)成立了名为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简称RSP)的投资公司。该公司另一个合伙人叫克里斯·亨氏(Chris Heinz),此人来自亨氏家族,同时还是时任参议员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这家初创公司在华盛顿的人脉可想而知。

(左一:德文,右一:亨特,右二:拜登)

2014年4月15日,RSP的账户上收到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Burisma打来的11.2万美元,第二天,德文便前往白宫,与拜登进行私人会面。接下来一个月里,德文和亨特这两个毫无能源领域工作背景的人,先后成了Burisma董事会成员,他们每人每年收到该公司100万美元的报酬。

这些钱自然不是白来的。就在德文被任命为董事会成员的前一天,拜登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与当地官员会晤,并给他们送去美国国际开发署协助乌克兰发展天然气工业的项目条款。

(2014年拜登在乌克兰参加会议)

不仅如此,当该公司创始人于2016年因税务问题被乌克兰当局通缉时,拜登以扣留10亿美元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作为威胁,要求乌克兰政府停止调查,并解雇了相关检察官。

乌克兰方面于是乖乖听话。在调查正式终止后,2017年1月16日,拜登再次访问乌克兰。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美国政府向乌克兰提供了总计30亿美元的资金。

此外,亨特在摩根·斯坦利的投资账户经常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秘资金。其中有来自哈萨克斯坦寡头控制的离岸公司Novatus的14.23万美元。德文和俄罗斯寡头叶莲娜(Yelena Baturina)也有财务往来。

(右为叶莲娜)

亨特和德文还是一家哈萨克斯坦公司Burnham的董事会成员,通过这层关系,拜登得以和当地政府高层产生密切联系。上文提到的德文和亨特的公司RSP还和哈萨克斯坦主权财富基金进行了合作。

亨特和德文在美国也动作多多。拜登的心腹顾问唐·格雷福斯(Don Graves)负责的美国财政部国家小企业信贷计划,曾通过一家名叫HSDC的公司,向亨特和德文在夏威夷建立的公司mbloom投资300万美元。亨特和德文相当于在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做自己的生意。

(拜登和格雷福斯)

他们还借着拜登的背书,涉嫌通过发行总值达6000万美元的债券进行欺诈,受害者不仅包括多个曾公开支持拜登的养老基金,甚至还有美国最穷的印第安部落之一的Oglala Sioux。此事闹大后,德文在纽约北部,亨特侥幸逃过一劫。

女婿霍华德

2011年,一家名叫StartUp Health的投资咨询公司成立。成立没多久,这家公司便受邀进入白宫,与奥巴马和拜登相谈甚欢。不仅如此,次日他们还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举办的卫生保健技术会议上出现。

(StartUp Health公司logo)

之后,这家公司便成了白宫的常客,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频繁出席各种白宫举办的活动和会议。种种高级别亮相,成了这家公司招商引资、拓展业务的关键。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也相当耐人寻味:他们声称,通过为医疗领域初创公司提供技术和咨询,来换取股份,并且StartUp Health还强调,他们可以安排公司高管和美国总统见面。

这家看似并无任何特殊之处的公司,为何如此频繁地“中奖”?因为它的首席医疗官霍华德·克莱恩(Howard Krein)娶了拜登的女儿阿什利。

(阿什利和霍华德)

拜登对这个犹太女婿相当上心。2016年,他带着霍华德参加梵蒂冈一个再生医学主题的会议,教皇方济各也出席了那次会议;次月,霍华德出席了美国政府组织的大型数据会议Health Datapalooza;10月,拜登和霍华德公司高管共同出席某医疗创新峰会;2017年1月,拜登趁着副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出席了霍华德公司举办的活动,并和250名与会者进行闭门密谈。

(2016年会议,左:教皇方济各,右:拜登,拜登身边依次为儿子亨特和女婿霍华德)

弟弟詹姆斯

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早在1972年拜登竞选参议员时,便开始参与拜登的政治生活,并负责竞选活动的财务工作。在拜登成为美国副总统后,詹姆斯更是大捞特捞。

(右为詹姆斯·拜登)

西尔斯通(HillStone International)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建筑公司,公司总裁凯文(Kevin Justice)是拜登家族的老朋友,和拜登的儿子关系尤其好。2010年11月,凯文访问白宫,并和拜登的顾问见面。几周后,西尔斯通公司便宣布,拜登的弟弟詹姆斯将担任公司执行副总裁。

詹姆斯没有任何建筑行业工作经验,但这完全不重要。他加入该公司六个月后,公司便得到在饱受战争之苦的伊拉克建造10万套房屋的超大合同。另外,公司还拿到一份价值2200万美元的、为美国国务院管理一个建筑项目的政府合同。

公司创始人的儿子戴维(David Richter)喜不自胜,他在一次会议上对投资者说,让詹姆斯当公司合伙人真的很有用,因为他知道如何与美国政府官员打交道。

西尔斯通在伊拉克的项目如果顺利进行,那么包括詹姆斯在内的几个合伙人,可以瓜分约7.35亿美元。然而这个草台班子实在太缺乏项目经验,他们把煮熟的鸭子都放飞了。2013年,他们被迫退出了这个项目,但依然靠着詹姆斯的关系,在当地得到了一份与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的六年合同。

除伊拉克外,詹姆斯后来还给西尔斯通拉来了美国、波多黎各、莫桑比克等地的数十个项目。

2015年6月,詹姆斯在佛罗里达的一处房产欠缴了近59万美元的税款。没多久,一家名为1018 PL LLC.的公司给詹姆斯提供了总计90万美元的资金,以便他解围。这家公司的控制人名叫约翰·海楠斯基(John Hynansky)。

(约翰·海楠斯基)

此人出手如此大方,自然是有原因的。海楠斯基是一名来自特拉华州的汽车经销商,他多年来一直砸钱支持拜登的竞选活动,后来成了拜登的朋友。早在2009年,拜登便在乌克兰之行中,在当地大力为海楠斯基的汽车生意做宣传。2012年7月,拜登还动用政府关系,通过美国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宣布向海楠斯基的公司提供2000万美元的贷款,以便他扩大在乌克兰的进口代理权。弟弟弗兰克

拜登的另一个弟弟弗兰克也不是省油的灯。1999年,被吊销驾照的弗兰克,坐在朋友车里的副驾上,并在行驶途中不断催促朋友提速再提速。最后,悲剧发生了:一个37岁的男子被他们当场撞死。但事故发生后,弗兰克和朋友没有停车,也没有叫警察或医生,而是当场逃逸了。

(弗兰克·拜登)

死亡男子留下了两个未成年女儿。2000年,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将弗兰克的司机朋友告上法庭,因弗兰克对事故也负有责任,因此也被列为被告。司机最后认罪,但弗兰克自始至终连面都没露过,甚至连法院的信函都没有回复。

最后,法院裁决弗兰克赔偿受害人家属27.5万美元,弗兰克没有缴纳这笔费用。八年后,也就是2008年,两名女孩的律师联系拜登,希望他能替他弟弟出这笔钱,或者至少可以催催弗兰克。律师本以为,同样经历过因车祸失去至亲之痛的拜登,对这种事多少会有些同理心,没想到拜登委托下属写了封冷冰冰的回信,并在信中直接说弗兰克没钱,拜登也无能为力。

(上图成年人为死者,下图二人为长大后的死者女儿)

至今,这两个女孩子都没有得到这笔赔偿款,且连一句弗兰克的慰问都没有得到。

那么,弗兰克是真的没钱吗?

2009年3月,拜登访问哥斯达黎加,并与当地官员举办了一系列会议。此行,给弗兰克提供了绝好的机会。那年8月,《哥斯达黎加新闻》宣布了一项改革拉美房地产的多边合作伙伴关系,其中一个重要项目,是由弗兰克重度参与的度假胜地瓜那卡斯特乡村俱乐部(Guanacaste Country Club)。

哥斯达黎加国家电力和照明公司(Costa Rican National Power and Light Company)也选择了弗兰克的公司Sun Fund Americas(简称SFA)作为太阳能公园的合作伙伴。弗兰克在太阳能领域同样没有任何知识或工作背景。

2016年10月4日,哥斯达黎加公共教育部与弗兰克的SFA签署了项目意向书,而此前一年,美国政府的海外投资委员会,为该项目批准了650万美元的纳税人担保贷款。

2014年6月,拜登宣布启动加勒比海能源安全倡议,随后,弗兰克的SFA便宣布公司正在加勒比海地区参与一些项目。为了让SFA拿下牙买加的一个太阳能设施项目,美国政府为其提供了4750万美元的贷款。最终,弗兰克如愿以偿。

(弗兰克·拜登)

2009年,美国政府拨出50亿美元,用来鼓励开办更多由纳税人资助的、鼓励教育创新的公立学校——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

弗兰克从中看到了赚钱机会,并创办了一家特许学校管理公司Mavericks。学校本身是非营利性质的,但Mavericks会收取学校管理费,并且学校里的各种资产也归Mavericks所有,且同样需要收取租金。这些费用来自纳税人的钱和联邦拨款。也就是说,无论学校本身办得怎么样,Mavericks都稳赚不赔。

2009年至2011年间,Mavericks在佛罗里达州开设了8所学校,但根据佛州教育部的数据,这些学校的毕业率极其糟糕。2011年,这些学校中,毕业率最高的Kissimmee分校为43%,最低的Homestead分校则仅为4.5%。到了2019年,情况也没有好转,根据《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北迈阿密分校的毕业率仅为9%。

(Mavericks学校)

但毕业率不是弗兰克关心的问题。截至2014年,这些特许学校收到超过7000万美元的州政府资金,其中900万都进了弗兰克的管理公司Mavericks。

学校教育质量的低劣,也没有影响弗兰克与白宫的关系,2014年5月1日,他还和奥巴马一起参加了一场只有10人出席的私密会议。2015年,弗兰克管理的特许学校,平均每所都能得到近30万美元的美国教育部拨款。 有网友说了

本帖最后由 银灰 于 2020-11-09 21:23 编辑

美国官僚的贪污腐败和中国官僚们的贪污腐败 越来越趋同化。呵呵

川普家当了五年捞了几十亿美元 该轮到拜登家转转风水了。 另外还有网友同时也说了特没谱赶紧行动啊,检举揭发,一定不要放弃




以上是大临河网网为大家介绍关于" 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 "大家看完后感觉怎么样,想了解更多新闻关注大临河网!

文章来源:https://www.dalinhe.com/junshipinglun/70052.html

小编推荐:
航空画:F 提康:我也想试试我舰奉命撞击你舰!伯克“眼瞎么自己人”!(视频) 来自美国的照片:拜登选举获胜后 调侃拜登特朗普选举的段子 美国大选期间没有台海方面的新闻吗? 美国大选历史有没有险胜 他们在用新冠给拜登后面的上任打埋伏!(视频) 脚盆机新画板抹茶色! 巴基斯坦国产新型突击步枪PK18 97式突击步枪巴基斯坦 埃塞俄比亚陆军装备的AR
      <tbody id='Oync4'></tbody>

    文章评论